暴雨过境

不吃安利,别关注我。
让我安静养老。

双嘉人造人脑洞片段,原本预计写出来,但现在我不想写了。

灵感源自西部世界

一体双程序设定。嘉德是初号机,因为过去强大的学习能力和侵略性而脱离控制拥有了自主意识,被圣空王星方面忌惮并销毁。但嘉德对此早有预料,他没法改变被销毁的命运,只能费劲心机让他的核心程序得以保存。同时高层不甘心放弃“伪神”,于是在以嘉德核心程序(原备用,现被嘉德代替)为基础制造了罗斯。两代“伪神”都命名为嘉德罗斯。

强调一下,这个脑洞里他们在一起可以有很多种感情很多理由在背后推动,但不包括爱。或者说,爱只占了那么百分之几的一丁点。

————

片段一:

  【下雪了。】
 嘉德罗斯抬起头,看见剔透的雪片纷纷扬扬自阴云中浮现。他的体温很低,冰冷的雪花落在脸上又沿着滑了一阵才开始融化。嘉德难得安静,他沉默了好一会,开口时听不出喜怒哀乐。
 【你喜欢雪天吗?】
 “喜欢。”他顿了顿,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解释起缘由。“下雪能对视线进行干扰,而且会很大程度对常人的行动造成不便,容易使人降低反应速度。”
 【是吗,还真像你会说的话。】
 嘉德的声音还是平平淡淡,但罗斯就是能猜到他心情不好,这语气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他们第一次对话就是这样的。于是他选择沉默,他猜还有下文。
 【你还真是如他们期望的做了一条最忠诚的狗。我讨厌冬天,非常讨厌。大雪会掩埋一切,好的坏的最终都不过是白茫茫干净的一片,就像过去一 样。】
 【时间会掩埋一切。】

 【就像他们掩埋我一样。】

片段二:

 【所以你这算是被背叛了?】

 “闭嘴。”

 【哈,你是生气了吗?】

 “我叫你闭嘴。”罗斯靠着墙滑下来坐在地上,他的左半边身体被阻断了神经连接,整条左臂软绵绵垂在地上。腹部烧开一个洞,人造血肉被烧得焦黑卷曲,散发出一股胶制品的臭味。嘉德在他脑子里嘀嘀咕咕,他只能感觉一大堆不受他控制的代码幽灵一样在他的核心程序周围转悠,然后一溜地消失在数据洪流中。警报一直在闪,血红色的窗口密密麻麻弹开,整个视野都是血红的一片。

 他倒是感觉不到所谓被背叛的愤怒,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才能活着从这鬼地方爬出去,然后将这里的混乱上报。耳边全是轰鸣声,震得他几度失去听觉。那些发了疯的叛乱者嚷嚷着从四面八方靠近这栋废弃大楼,罗斯甚至能感觉到他们踩过天花板震落了灰尘,哗哗地往下掉。

 好吧,他想,好吧,他大概要交代在这了。但愿到时候回收队的人还能从废墟里挖出残骸并拼出一个完整的他。

 混乱的数据突然间恢复了条理,有条不紊地按着既定指令运转。嘉德先是一愣,他还在等着对方的求助,然后他突然想通了什么,狂乱的数据流轰的一下炸开,冲乱了那些规矩的数字,几乎把罗斯震昏过去。

【你疯了。】他的声音里带着蓬勃怒气,让人想到暴雨前暗沉的天。【你以为我会让你自爆?别想了,我还不想死。】

 接着罗斯眼睁睁看着那条毫无反应的左臂突然抬了起来,以一种刁钻的手法嵌入墙体,硬生生从中拉出一根扭曲的支撑柱,然后暴力地板直了。陌生的系统接管了他对躯体的控制,被唤醒这么久以来罗斯第一次感受到那种被嘉德称作“惊慌”的情绪波动。他一点点被逐出控制中枢,在被强制休眠前,他听见那个只存在他脑子里的声音经由他口出声。

 “安心,这世上没人能违背‘嘉德罗斯’的意愿杀了他。”

片段三:

【所以这就是你的意愿,什么痕迹都不留下?】

“是。”

【与我相比,你还真可悲,到死都是人造人。】

“那有什么关系吗?”他想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冷静过。那些抓捕他的人正在将他包围,从他所站的高塔上,罗斯能很轻易地看见下面那些缓慢靠近如蚂蚁大小的黑点。“你也是嘉德罗斯。”

 【什么时候你也学的这么牙尖嘴利了?对,我们都是嘉德罗斯。】默契大概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事了。罗斯能想象出对方抿着嘴低低笑着的样子,哪怕对方只是一段连实体都没有的代码。比他稍哑一些的声音经由声带的震动缓缓在空气中荡开,让他想到某次外勤尝过的咖啡,苦涩醇厚的味道一点点扩散,在阳光的照射下染上暖融融的气息。

  他们说,我们都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被设定为只爱自己,我们互为彼此,又有所不同。】或许是因为结局已定,嘉德头一次用如此轻快的语调和他说话。大概人之将死都会被那些大哲学家俯身,他听着对方说着那些他永远都无法理解的话,却感受到一种安心。

  如果死亡是一条孤独的路,那他有人相伴。

【我们是世界上最相近也最遥远的两个个体。】

 那声音多温柔啊,他感觉意识沉入海底,海水从四面八方来,却不令他窒息。温暖的感觉包裹他,仿佛浸入温水。紧接着一只手从后方伸出握住他的手腕,于是一瞬间光刺入进来,有人抿着唇在他耳边低低的笑。

 嘉德罗斯睁开眼,他躺在一片白色的花海中,另一个人就坐在他身边,曲起一条腿,低着头等他醒来。那双眼睛和他一样是耀眼的金色,盛尽日月光华,却远比他要复杂深邃。他的脑子还没转过弯,那些与他日夜相伴的数据都不见了,他从没想到思考是这样一件累人的事。他花了几分钟理清思绪,熟悉这种陌生的感觉,然后从记忆的角落里挖出这张脸。

  他见过他,他是初代体,是嘉德罗斯,是他脑子里的声音,是嘉德。

  嘉德。

 “终于见面了。”嘉德笑得挺开心,一双漂亮的眼睛半眯着,泄出一点细碎的金光。“可惜我们马上就要死了。”

 风卷过花海荡起层层叠叠的浪。罗斯觉得嗓子里憋了一大堆话,他想象着自己条理清晰地发问,一如他处理任务时那样有条理。然而现实是,他就像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孩子,磕磕绊绊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我……真的能没有痕迹,不会……像你?”

 “安心。”那个看起来比他稍微成熟一点的人伸手揉揉他的头发,又一种新奇的体验。“我保证不会留下半点痕迹。我们会被彻底销毁,哪怕他们找出再多的备用模板,制造出来的嘉德罗斯也不会再是你。”

 他低下头,把额头与罗斯相抵。年轻的人造人看起来对这种亲昵的姿态颇不适应,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

 “你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我们这算是殉情了吗,有没有感受到丁点的浪漫?”

 “不是童话。”

 “好吧,好吧。”

 “欢迎搭上通往死亡的单程车。”

END

——————————

脑洞片段,挑了几个比较喜欢的场景。

放飞自我,看不看得懂随缘。

没有后续,不吃安利,自始至终都只是为了自嗨

就这样吧。

评论(6)

热度(35)